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 大明闲人 > 第931章:狼群再现

河北排列五:第931章:狼群再现

        走了?山谷中,苏默听着奥利塞斯的回报,不由微微一愣,随即蹙起了眉头,沉思起来。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付出了近二十条性命的代价,一路从南到北,沿着阴山一线狂奔逃窜,期间几次生死一瞬,若不是火筛有意抓活的,怕是早不知坟头草都要长起来了。

        可眼下,眼看着就要完美收官了,火筛偏偏却收兵退去了,这要是说没有蹊跷,便打死苏默也是不信的。

        更何况,这一路而来,固然是火筛想要抓活的纵容他们,他们又何尝不是在钓鱼?如今就等着提竿收获了,鱼儿却想要跑,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老大,会不会是计?故意用退走让咱们放松戒备,然后乘咱们不备,再给咱来一个狠的?

        旁边,一身褴褛的徐鹏举蓬头垢面的躺在地上,随口猜测着道。这一番折腾,这位昔日的公子哥儿完全没了纨绔的模样,倒是像极了一个常年行走在大漠的刀客也似,整个人都透出一股隐隐的戾气。

        唔,有可能。这样,你去外面溜达一圈儿,勾引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动静,是真走了还是有什么奸计。苏默抚着下巴思考,认真建议道。

        徐鹏举猛地坐了起来,点头道好,但是好字才刚出口,忽又猛地反应过来,迟疑道:就我一人儿去不是,为什么是我?

        苏默正色道:因为你是小公爷啊,脑袋比咱们任何一个都值钱啊。所谓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当然是你最合适了。

        徐鹏举瞠然,怀疑道:不对吧,按说火筛最恨的是你才对。再说了,他又不知道我的存在。不对,你骗我。

        苏默耸耸肩,摊手道:好吧,讲真,出去当诱饵太危险,我怕死。

        徐鹏举脸都黑了,特么的你怕死难道我就不怕了?这算什么理由。半响,他哆嗦着嘴唇,悲愤的道:老大,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小弟,忠心耿耿,两肋插刀,赴汤蹈火

        苏默叹口气,起身拍拍他肩膀,慨然道:我懂的,所以不用你去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去当诱饵就好了。

        徐鹏举默然,过了会儿才幽幽的道:我觉得,还是为你两肋插刀吧,当诱饵这么简单的事儿,显示不出咱们的兄弟情义。

        旁边庄虎等人憋不住的笑,这种情形,一路上不时上演,他们早都习以为常了。又有谁能知晓,这位平日里吊儿郎当的魏国公世子,还有这么逗逼的属性?这让一路的逃亡都无形中少了几分紧张,凭空多出了些欢乐。

        苏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赞道:鹏举,你长进了,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得如此情深义重,老大我很欣慰啊。

        徐鹏举:

        这尼玛是夸我呢还是夸我呢?他使劲的翻着白眼儿,仰头看天。旁边众人再次哄笑起来。

        苏默摆摆手,不再和他逗闷子,转脸沉声道:好了,大伙儿准备下,也该是换咱们来当把猎人了。杀了小太爷这么多兄弟,撵的小太爷好开心是吧,这会儿却想走了?做梦!

        众人眼神一亮,脸上都露出兴奋之色。这一路来实在憋屈的厉害,总算到了收账的时候了。

        苏默不理会他们,自顾转身独自爬上一处高岗,遥望了远方几眼,随后仰天出一声悠长的啸声。

        啸音高昂激越,延绵不绝。初时还如汨汨溪流也似,但是随后便越来越是高亢,到的最后,已然如同滚滚大潮惊涛骇浪一般,直冲的头顶风云翕动,天地变色。

        随着啸声不绝,远处某个方向猛地响起两声一沉闷一凄厉的兽吼,似在回应一般。随着兽吼声响起,很快天边便出现了一白一灰两道影子。

        大尾巴熊汤圆,和狼王太阳。而在两兽身后,很快又再出现一片无压延的黑影,直如滚滚浪潮般涌动,扬起漫天的尘埃。黑色的潮涌急涌动向前,间中时不时的传出阵阵低吼凄嚎。若是有那草原上有经验的老牧民在这儿,便会知道,那正是草原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狼群,再现。

        苏默打从潜入草原伊始,便早早的将汤圆和太阳打了出去。之所以如此,一来是因为这俩货实在太醒目了。如果它们跟在身边,苏默还谈什么潜入?简直就跟黑夜里的探照灯一样了。

        而其二嘛,就是想着让它们成为自己的一支奇兵。大尾巴熊就不说了,那曾经一声怒吼,便让万马崩溃的场面,对以骑兵为主的蒙古铁骑,绝对是一宗大杀器。

        而狼王太阳更不用说,狼,尤其是草原狼,那可真真的是群居种群啊。

        苏默可没忘了,上次太阳带着的那一群草原狼,曾给众人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当时作为身临其境的当事人火筛,想必如果再次见到这帮老朋友,脸色一定相当精彩。

        是以,为了达至这种奇兵的目的,苏默甚至在几次最危急的关头,都没去召唤它们。他一直坚持着诱引火筛追杀至此,也正是因为这俩宠物就藏身在这附近。

        至于说胖子和徐光祚二人,分头去调动的葬魂谷蒙家军和常家虎豹熊罴四兄弟,则不过是明面上的力量。在他的谋划中,只是为了形成最后一击的胜负手而已。

        他,是真的决定这次要把火筛彻底留下的。此人悍勇残暴,对大明的威胁极大,他可不想养虎遗患。

        此刻,已经奔出了十余里外的火筛也听到了那金石般的啸声,先是微微一怔,但随即猛的脸色大变。

        这一路的追杀之中,虽然一直都是他占据绝对上风,可不知为何,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的感觉。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担心大营那边所致,直到此时,在接到了大营巨变后,却还有种说不出的心悸,才让他终于猛然省起。

        那个家伙的坐骑呢?那头古怪的白熊为什么不见?他可是记得那家伙的杀伤力是何等恐怖。只是天敌般的压制,若那白熊在的话,就不应该让自己的追杀那么顺利。

        可以说,只要有那只白熊在,只要时不时的吼两嗓子,都能给自己的骑兵造成莫大的困扰,别的不敢说,至少让自己这方迟滞下追击的度,那绝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但是没有,从头至尾他就没看到那只白熊。是苏默没带出来吗?火筛绝对不信这一点。作为一个武将,他可是深知一匹好坐骑的意义。那完全可以称为武将的第二生命!

        将心比心,换做是他的话,除非是实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是绝不会让那样的一匹坐骑闲置不用的。更何况,以苏默此次任务的重要性,更是不可能放着那样一个筹码不用。

        那么,显而易见,自己之所以一直感觉不对的地方,莫不就是来源与此?可若苏默真的只是想凭借着那样一只异兽为凭,火筛觉得也不太可能。

        苏默的奸狡他可是记忆尤深,又怎么可能愚蠢至此?对了,据说后来他身边又多了只大白狗,生的极是高大,简直跟狼似的等等!狼?!

        火筛想到此处,猛地激灵灵打个冷颤。当日白石山那一幕莫名其妙的大败,瞬间从脑海中冒了出来。如果苏默身边的那只巨大的狗不是狗,而是真的是一只狼呢?

        想到这里,他猛地猛省,所有一切都豁然贯通起来。狼群!那苏默肯定还掌握了一支狼群!在草原上,便是再精锐的骑兵,在遇到大批的狼群时,也会头疼不已。

        不是说战不过,实在是消耗不对等不是。用战马和战士的性命,去跟一些无知无觉的野狼兑子,即便是再疯狂残暴的统帅,也绝不会干出这样的事儿吧。

        那苏默,依仗的定然就是这一点。如果真的对上这样一支狼群,再加上那只诡异的白熊想想那场面,火筛就不由的冒汗了。

        加,加!传令下去,大军全急奔!令突颜帅军断后,务必为大军赢得半日时间??烊?!火筛马不停蹄,猛地转头大喝道。

        身旁亲卫一阵的莫名其妙,但眼见自家塔布囊脸色都变了,却是不敢多有置喙,当即便调转马头而去。

        火筛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后面紧跟的三位千夫长接令后都是面面相觑。

        固伦哀疑惑的看向突颜,试探道:突颜,你是不是又使了什么手段,想要独自揽下这次的大功?你太无耻了!

        施力坦也是面色难看,冷眼斜乜着突颜。

        突颜先是一愣,随即大怒道:放屁!你们当某是巴穆尔那厮,整日价便阴谋算计,甘为小人吗?老子一直便跟你们在一起,就算想弄什么手段,又哪有那空闲!至于塔布囊偏将这个活计交到某家手中,那自是塔布囊看重咱家比你们强。说罢,再不理会两人,兴高采烈的带领本部人马转向后面而去。

        我呸!固伦哀和施力坦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同时狠狠吐了一口。四个千户之间明争暗斗已久,谁又服过谁去?眼见着突颜此时得意洋洋的那样,两人自然心中郁闷至极。

        不过一阵大骂过后,施力坦忽然省悟过来,不由的疑惑道:也是古怪了,就后面那点人,怎的塔布囊说的好像竟要突颜拼命似的?;刮癖匚缶冒肴帐奔?,这

        固伦哀也是一怔,但随即不以为意的摇摇头,撇嘴道:怕是塔布囊也知道让那家伙占了便宜,怕他由此骄慢轻忽,是以才有此言。算了算了,不去理他。我倒巴不得真有什么意外,也叫那厮吃个大苦头才好,嘿嘿嘿。

        他说着说着,不由笑了起来。施力坦一愣,随即也是哈哈大笑起来。两人都是全不在意,完全想不到迎接他们的,又将会是何等可怖的场景

  //www.yz203.com/book/604/108078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www.yz203.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yz2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