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 破碎命盘 > 第八十二章 嘴欠

福彩排列七奖池:第八十二章 嘴欠

  荆晨在甘枣山上逗留两日夜,并未发现任何有关山海宝典的线索,他又下山到附近的村庄镇甸询问过不少村长或祭司,所得的线索依旧渺渺茫茫。
  寻些野果果腹后,荆晨便离开,复往南去。
  一边修行一边探寻山海宝典线索,一日下来荆晨也行得百余里。
  朝阳起夕阳落,月星东升,于嘎嘎乌啼声中西落?;蚯缁蛴?,不知过了几多时日。
  一路无词,当荆晨攀过一座高山后,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
  碧天清远,万里无云。
  荆晨极目远望,远处半空中似乎有两个小点,视线聚焦后,他发现半空中似乎有两个人在对战。
  “好像是武人?!本3克档?。他还从来没见过武人凌虚御空,一时好奇,便向两人所在的方向奔去。
  待到距离近些,荆晨才发现半空中的两人其中之一是个女子,女子身着粉衣,停滞半空,远远望去像一片桃花瓣一样。而另外一人则是一身玄色长袍,面容被黑布遮去,不过察其体形与服饰,不难发现他是个男子。
  半空中的两人战斗多时,此时都有了一些疲态,均是呼吸沉重。
  只见粉衣女子两手纤指划动,拇指与食指伸出,搭成一个三角形,遥遥对着长袍男子。
  女子双手之上顿时泛射出强烈刺目的金光,煌煌烨烨,同时还有一种极其强大的波动以她的双手为核心,向周围六方排散开来。
  长袍男子见状目光一凝,沉声道:“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吗?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你阳间判的手不该伸那么远!”长袍男子哼了一声后双拳紧握,澎湃的真气顿时爆发而出,使得他的浑身都呈现出火红的光芒。
  “兵神败天!”
  一声暴喝,长袍男子双拳击出,两股狂暴的赤红真气迅速向粉衣女子席卷而去。
  粉衣女子双手间的金光强盛到了极点,不过她却还没有施展的意思。
  “还差一点,如果我找到灵犀之心……”粉衣女子蹙着小月眉,她与长袍男子的修为差了一个小境界,如今她的心脏又出现了问题,局势非常的不利。
  “不行,不能让他跑了,我们追寻了数十年,这么珍贵的线索绝对不能断了?!狈垡屡由寥粢堑拿滥恐懈∠至艘凰烤鼍囊馕?。
  “天煞孤星锁,解!”一声娇喝后,粉衣女子的两只眼睛登时变成了一黑一白,
  完全没有了人类眼睛的样子。
  女子双手之间炽盛的金光强烈得让人不可逼视,下一瞬一道三角柱状的金光遽然暴射而出。
  “什么!”长袍男子惊叫一声,他感受到在方才的那一霎粉衣女子的气息陡然拔高到一种可怕的地步。
  “轰!”
  真气与金光对轰在一处,半空中爆发出了强烈的爆炸,引发的震波四散开来,使得地上的砂石土木向八面崩溅。
  荆晨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级别的战斗,一时看得呆了,直到震波波及而来,他才反应过来。
  抱着头向前扑倒,荆晨趴在地上来躲避爆破引起的震波。
  “噗?!?br />  长袍男子喷出一口鲜血,一脸的惊骇,他没想到全力施展的攻击竟然没有拼过对方。被那道金光覆盖后,长袍男子浑身衣物焦黑褴褛,冒着丝丝的黑烟,连面罩都破烂了。
  又一口鲜血喷出后,长袍男子从半空中坠下,跌落在地面上。
  而粉衣少女嘴角也是溢出了鲜血,此时她的双眸已经恢复正常,不过刚才的这一击已经完全抽空了她所有的力量。没有了真气的支持,又被爆炸波及,粉衣女子也从半空中往下坠落。
  荆晨抬头见到粉衣女子坠落,没多想便起身伸臂将其接下。
  粉衣女子感到背上一软,扭头便看到了荆晨略显稚嫩的脸。
  愣了愣,粉衣女子说道:“小孩,你找死啊?!?br />  荆晨本来是出于善心,没想到却挨了这个女子的骂,索性将双手一收,将粉衣女子撂在了地上。
  “哎呦,这是谁家的小孩,知不知道尊重老人啊?!狈垡屡釉诘厣先碌?。
  荆晨听了这话,眼神奇怪地打量了下粉衣女子,这个女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怎么说话跟一个老太婆似的。
  另一边的长袍男子在地上又吐了几口鲜血后,以双手撑地,吃力地爬起。他看到荆晨的时候也愣了一下,惊异这个少年才气元境的修为怎么敢出现在这里。他与粉衣女子这个层级的对战,别说是气元境,就是气焰境气魄境的武人也会有多远跑多远。
  长袍男子与粉衣女子心神一直在对方身上,加上荆晨的修为也着实过低,堪堪气元境初臻,因此二人竟然都没有发现荆晨的存在。
  也难怪粉衣女子说荆晨找死,桎梏境的强者在上方战斗,修为在气元境初臻还敢在下面近距
  离观看的,荆晨估计是千古第一人。
  气元境与桎梏境之间可是足足差了七层境界:化器境,气焰四境——气焰一叠、二叠、三叠、臻至,气魄境,平等境,之后才是桎梏三境——生死、轮回、造化桎梏。
  不过愣神归愣神,长袍男子可对眼前的这个蝼蚁没什么兴趣,他盘坐在地,运转真气疗伤。时间紧迫,他与他身后势力的存在绝对不能让过多的人发现。如果不是现在手上一点力量都没有,长袍男子在方才回过神之后就会第一时间将荆晨格杀。
  粉衣女子见长袍男子开始疗伤,急忙指着长袍男子对荆晨道:“小伙子,快去杀了他,他现在对你没有威胁?!?br />  “为什么?”荆晨问道。
  “他是坏人?!狈垡屡蛹3苛成匣褂行┲善?,稍显呆蠢,便随意说了一个简单的理由。
  荆晨摇了摇头,道:“大师兄嘱咐过我不要随意相信别人的话,师父也这样告诫我?!?br />  长袍男子听罢哈哈一笑,他虽然丝毫不怕眼前的这个蝼蚁般的存在,但如果被人打断疗伤的话,就大为不妙了。他道:“你师父说的对,如果你对我动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屠尽你师门!”
  长袍男子说着目露凶光,想以此震慑荆晨。本来以荆晨的境界,根本不用长袍男子担心什么,只要他出现在荆晨面前,即便他气息不作外放,也能将荆晨震慑得神魂直冒,但是他就怕有万一,才出言恫吓了一番。
  一般来说,修炼者中修为高的属上位者,修为境界低的就如下位者,上位者会令下位者感到压抑,这是境界的差距先天而产生的压迫。境界差距越大,压迫便越强。
  不过这种境界压迫存在的前提是武人已经接受了感应洗礼,否则便对自身的修为境地一无所知,自然不会知道对方的境界,也就不会感受到境界压制的存在,所谓无知便无畏。
  很显然,长袍男子想震慑和恫吓荆晨,但是可惜,他想错了。
  荆晨本来对长袍男子没有恶意,但听了他的话之后,脸色便沉了下去。转身一闪到长袍男子身边,荆晨用尽全身吃奶的力气,抡拳砸在了长袍男子的太阳穴上。
  对生厌的人荆晨就喜欢照脸打,他可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知道什么是桎梏境,以他的师门作威胁,就是欠打。
  “嘴欠!”荆晨喝骂道。触他的逆鳞,不管是谁,一样打。

  //www.yz203.com/book/17745/224463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www.yz203.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yz2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