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风彩排列5:0278章 事出有因

  “我更不该怪你们任何人,人生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明明不想要就偏要给你,明明想要拒绝就便要同意。自己明知道走错路,却死要走下去,到头来遍体鳞伤,还在怪别人?!?br />
  雷若婉边说边侧头看着诸葛睿茗,他并没有打断雷若婉的意思,用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在信上我与你说的最多,我也是那么做的。今天突然会这样,也是事出有因,早上我发现身上有些不对开始,后来母亲突然来电话说她回江滨给我带了些礼物,让我今晚务必回家。这才是我慌了神的主要原因,身上两个突兀的东西我都无法解释,更何况还被烈日照得浑身深浅不一?!?br />
  雷若婉将今早遇到的窘境,跟诸葛睿茗详细说出,。

  “当我把另一身份雷若婉展现给母亲时,她的反应确实没我想象中那么冲动,到头来母亲竟然会那样的接受我,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我知道母亲猜到谁是我的另一半,估计晚上出来的时候母亲在楼上都看得到,你后悔吗?”

  雷若婉起身站在诸葛睿茗的面前,低头看着他,诸葛睿茗一把搂住婉儿将头靠在他身上。

  “后悔吗?当然不会,因为我喜欢你??!发现不是更好吗,我可以明目张胆的去你家。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了解你,让我知道你是多么的善良和单纯?!?br />
  诸葛睿茗笑着看看身边的雷若婉,靠在身上听着婉儿的心跳声。

  “这里,我和母亲常来,望月夜,聊心事。这个亭子是父亲为母亲修建的,现在却是物是人非,时间久了再没人来打扫。有你在真好!希望你有时间能陪着我在这里聊心事,遇事不要自己承担,有我在可以一同商量,总有解决的办法。你、我和他是铁三角,我们都会帮助你的?!?br />
  诸葛睿茗还在今天的事情嫉妒赵洋,不过他知道男男这种事情,有时候是不能强迫的。忽然觉得自己还是不如赵洋了解雷若苒,所以他要向赵洋学习,往后的日子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坚持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走吧!和我回老宅吧,陪我回去睡吧?”

  诸葛睿茗站起来拍打一下裤子上的灰尘,打算和婉儿下山。诸葛睿茗转身打算离开,被雷若婉一把从背后抱住,他能感觉到婉儿的身子在颤抖,感觉背后湿漉漉的。

  “婉儿,你怎么哭啦?”

  “没,没什么,可能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太多吧?”

  雷若婉哽咽着,他找到一个可倾诉的人,心中更多的是幸福。

  “没事就好!手机今天一生气被我丢进海里了,你现在是不是没有用的,我明天带你再去买一部。走吧,夏季的晚上这里山上还是很冷的?!?br />
  诸葛睿茗将他搂入怀中,婉儿将头埋在他身上,跟随着诸葛睿茗回到车内。诸葛睿茗把车子调个头沿着公路回到老宅,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午夜了。诸葛睿茗提醒婉儿给家里打电话,自己则走到厨房里拿了瓶红酒回到客厅,就听到婉儿与母亲道晚安。

  “这么快,伯母和你说什么呢,同意你留下来住吗?”

  诸葛睿茗边问,边用酒器打开红酒,给自己杯里倒入半杯,抬手晃了晃酒瓶,一股脑将红酒倒入醒酒器里。

  雷若婉莞尔一笑,将诸葛睿茗的手机往沙发上一丢,缓步走到他跟前用手搭在诸葛睿茗的脖子上,顺势坐在他腿上。诸葛睿茗放下酒杯,一把将婉儿推倒在沙发上,附身过去望着他。

  雷若婉刚要开口说话,被诸葛睿茗用手做了一个止语的动作。手开始在婉儿身上游走着,雷若婉的手替诸葛睿茗宽衣解带。诸葛睿茗轻吻着婉儿的身体,可手上的动作却惹来婉儿一阵惊呼。

  此情此景是:美酒佳人伴,夜辰床上依,逍??旎钍?,难舍几回欢。

  第二天一早诸葛睿茗起早解手回床准备继续睡,手机突然在沙发上嗡嗡的响起,诸葛睿茗皱皱眉本不想接,但是看到手机屏上显示父亲。他坐起身拿起电话接听。

  “你好!爸啊,什么???怎么这么突然,婉儿手机丢了,我们在一起呢!”

  雷若婉这几天在干爹的宅邸早已习惯早起,只是一直赖在诸葛睿茗身边,不肯起来。忽然在诸葛睿茗口中听到婉儿两个字,他坐起身靠在诸葛睿茗身边,偷听他们父子谈话。听诸葛泓清说一会儿要来老宅找他们,雷若婉听得一脸黑线。迅速起身跑去洗漱,准备更换衣服,被诸葛睿茗拉着坐在床上。

  “好的,父亲。一会儿见,拜拜!”

  诸葛睿茗用手拉着雷若婉不放,将电话关闭。

  “小妖精,你打算跑去哪里?小懒猫,早早醒来却在赖床,现在才着急吗?父亲找你有急事,打你手机找不到你,你是想做雷若婉呢,要不你就本色出演来见他吧!”

  雷若婉听完诸葛睿茗的话暗骂道:汗,你个坏蛋!明明知道我不可能本色的,你傻当我傻??!

  “算啦!我可不想自触霉头,先去洗个澡再去换服装,你帮我拖延一下时间?!?br />
  雷若婉心中有数,诸葛泓清这么着急过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诸葛睿茗望着雷若婉快步进入洗漱间,心想:父亲到访,难道是昨天和我聊的事情有了眉目吗?没想到这么快,我还没来得及和婉儿说,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他提着裤子,拿起丢在地上的棒球衫,走进一层的洗漱间,将棒球衫和外裤丢进滚筒洗衣机内,忽然想到什么将裤子拿出来,把火机和香烟拿出来。

  拿出烟叼在嘴中点燃,顺手将它们丢在客厅的茶几上,赤身穿一条CK短裤向二楼走去。听到二层卧室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诸葛睿茗被指引进去,看浴室内雷若婉赤身在里面洗头,他坏笑着从后面将婉儿抱住。

  “哎呀!你别闹啦,你不怕你父亲来看到我们这样吗?”

  雷若婉扭动着身体反抗诸葛睿茗的骚扰。

  “怕什么,难不成他还能硬闯进我们的卧室吗?父亲即使再着急,他也不会傻到撞见咱们在床上啪啪啪??!”

  诸葛睿茗好像并不担心父亲的闯入,半开玩笑的跟婉儿打趣。

  “婉儿,我先提前跟你说件事情,本来应该是昨天告诉你的,结果被你这么一闹,都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先给你拖个底,省得事后你又怪我??!”

  诸葛睿茗边说边走向婉儿,雷若婉洗完头转身被诸葛睿茗逼到墙角,他在置物架上拿起浴巾挡住身体。

  “什么事情啊,说个事情废话那么多,你们这两天一直密谈,谁知道你们在干嘛。你刚才说的和义父本次来要说的是同一个事情吗?”

  “我不知道父亲这次来是什么事情,我和你谈是以后发展的事情?!?br />
  诸葛睿茗没接婉儿的茬。

  雷若婉拿条毛巾擦拭着身子,顺便拿起电吹风吹了吹头发,拿起烫板在头发上压出波浪纹理。用洗面奶洗着脸,用面扑把水抹掉,打了些爽肤水和保湿霜。

  “睿茗,你觉得我素颜怎么样,这样爷们吗?”

  雷若婉转过头,向站在浴室门口的诸葛睿茗问道。

  “没感觉,我觉得你毅然决绝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最爷们!其他时候,你只会捕获我们男人的心!”

  诸葛睿茗回到浴室,打开喷头开始洗澡,不再理会洗漱间里的雷若婉。

  雷若婉简单的修饰了一下头发,走回卧室里,在衣柜里娴熟的拿出女装,内裤打底裤缺一不可。待诸葛睿茗从浴室回到卧室的时候,婉儿已经落落大方的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等他呢。

  “睿茗,你不是要告诉我一些事情吗,我洗耳恭听?!?br />
  诸葛睿茗用浴巾擦着头发,在床头柜里拿出香烟和火机,点颗烟深吸一口,朝雷若婉吐了口烟。

  “容我理理思绪,这事要从咱们旅游回来说起,当晚的事情你也知道,父亲问起这次出行的事情一五一十又说一遍。后来在江滨市的海滨偶遇星探和在酒吧里的事情告诉给父亲,而父亲借着这件事和我说起京都泓清影业的投资,翟靖阳你还记得吗?翟家小公子,他是影视公司的执行董事,这个事情我听完也十分震惊?!?br />
  “而且父亲一直说翟靖阳的事情,最后说翟靖阳想我们去京都发展,我以学业为重一口回绝父亲,我可不想当什么明星,尤其是和各种女性同胞们在一起?!?br />
  诸葛睿茗将吸掉半截的香烟,按进烟缸中,继续说道。

  “你知道我有这个毛病,我躲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答应他。父亲这两天都在找我谈这个事情,说让我试探一下你的口风,我都拒绝他。而且我和父亲说,等我们上大学以后再说,不想把心思放到没用的事情上,更不想耽误学业,父亲的想法是:你不用参加高考,直接进入京都影视院校上学,然后挂靠在泓清影视公司?!?br />
  诸葛睿茗担心雷若婉会因为信息量太大接受不了,所以停顿了一下,望着雷若婉。

  //www.yz203.com/book/17733/302067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www.yz203.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yz20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