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车收费新政首日举报量攀升 2019-06-09
  • 【奥吉通丰瑞车型报价】奥吉通丰瑞4S店车型价格 2019-06-09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6-05
  • 这些事实都在打四两如梦的脸[微笑] 2019-06-05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风雨兼程,与党和人民同行 2019-05-31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5-25
  • 中方有力回击!美国多个行业喊痛:“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 2019-05-25
  • “网络兼职”涉嫌违法 刷单造假诱导消费属于不正当竞争 2019-05-16
  • 美容养颜 别忘了桃胶皂角米雪耳羹 2019-05-16
  • 芜湖警方回应“路虎烧车案”遇害人曾报警数次:如有失职绝不姑息 2019-05-12
  • 武汉市武昌区:打造“红色业委会”化解纠纷促和谐 2019-05-12
  • 纪念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重温历史动人瞬间 2019-05-05
  • 美联储再度加息 中国货币政策保持独立性   2019-04-29
  • 县名解析:大同阳高县县名来历 2019-04-24
  • 北京: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2019-04-24
  •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 修真门派掌门路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四处碰对头

    河北排列七走势图:第二百一十三章 四处碰对头

      “掌门,那我们走了……”

      夜色之中,齐妆,莫剑心,张胜男三人对齐休行礼告别。

      古熔来了两年之后,终于决定开炉炼剑。按他的设计,不光楚秦门上的地火寒泉不符合要求,而且这一去,至少要花掉整整一年,这还是他和莫剑心将许多材料,事先制备好的情况下。

      不过他不肯吐实,到底要去哪里,炼成什么样的剑,齐休也只得不问。张胜男眼下【烈炎丹】炼制的成功率颇高,已到了丹道瓶颈,该向另一种丹药展望的时候了,这次也跟他出去见识一番。

      张胜男已长成二十出头的漂亮大姑娘了,眉眼间和当年托孤的母亲有些相像,不过许是对着丹炉坐久了,有些微微对眼,人也呆呆的。

      “好吧,一路小心?!?

      齐休取出百枚三阶灵石,交给莫剑心收着,又将【幻木灵梭】塞到齐妆手里,细细嘱咐一番,才放他们和古熔,古铁生一道走了。

      等看到远方的遁光不见,楚无影带着展仇悄然出现在齐休身前。

      “哎……”看到展仇,齐休心中暗叹口气。

      展仇也到了练气圆满,引动了筑基机缘,也是告别的时候,不过他如果筑基成功,会直接去齐南城,租赁一处洞府存身,暂时不回门中,自然是为了韬光养晦的需要。

      他的出行是楚秦门极为机密的事,只有齐休和楚无影知道。

      也不知展仇此去,还有没有回来的一天,齐休心中虽然担心,但还是故作开心地和展仇说几句勉励的话,【黑炎凤凰】符宝递给他带着,以备意外。又让楚无影送上一程,省得被有心人发现。

      等楚无影回来,已是快天明的时候,秦思过,赵瑶,熊黛儿和她那只【太极熊】,都早早起来,一路来找齐休。

      这次门中演武,他们三人夺了头筹,正好又到了每十年一次的黑河坊擂台赛,白慕菡眼看楚秦小店租约到了要收,连连传消息过来催促,生怕齐休不准备参赛。

      “又是十年过去了啊……”

      十年前,空问和尚刚走,自家还窝在九三坊。这十年是门中发展最快的十年,又没有什么人员损失,日子更是一日比一日红火,只是不知道下个十年……

      收拾心情,本来自己不准备去那黑河坊,回回见到同样的人,和鬼打墙一样。但忽然觉得今天连送三拨人,搞得跟树倒猢狲散一样,隐隐有些意头不好,干脆变卦,嘱咐楚无影带其余弟子守好山门,亲自带着三人一路往罗山坊飞去。

      又从罗山坊到山都山,准备从这里转道,直接去黑河坊。

      祁无霜行商是一把好手,比魏玄这个阴谋家要强很多,山都山也从一座战祸频频的厮杀之地,变成了南楚城,黑河坊,器符城,罗山坊四地的交汇之处,四方往来,商旅不绝。

      站在山都山上,四周早已物事人非,齐休还记得当年在迎宾阁中,听到魏家修士的悲歌,到现在,那歌声仿佛还在山间回荡。

      “生多苦,漫长路,……”

      “……离多苦,离多苦,魂去来兮,朝朝暮暮?!?

      将回忆中的那首悲歌,呢喃着念完,竟然发现自己有点想念魏玄,魏永,甚至魏皋这些人了。他们哪个不是人中之龙,聪明绝顶,当日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眼前。

      一朝败落,万事皆休,如风一般散去,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太残酷,太残酷啊……

      “咦???那边那厮,你刚念的是魏家的离别歌吧?”

      身后一个尖刻的声音传来,齐休才意识到刚才过于感慨,被人走到身后还不自知。

      转过头去,看到一个陌生的练气中期男修,高高瘦瘦,脸上半部还说得过去,一到嘴巴那就像豁开了一个大口,一咧起来就占满大半张脸,倒和青蛙的嘴有点像。

      “如今魏家早亡了,你还在这为他家慰灵招魂,来来来,我们去找祁家人掰扯掰扯?!?

      那人上前一把拽住齐休,就要拉他去见祁家修士,一副义愤填膺,连筑基修士都不怕的样子。齐休都被搞茫了,哪来的这种无聊的人!

      运用筑基威压将他震开,兽船正好到了,带着三名弟子窜了上去。那人还跟着后面大嚷大叫,指着齐休说他念诗的事情,引来路人纷纷驻足侧目。

      兽船之上,一名和蔼老者笑着对齐休说道:“不要理他,这人姓卢,名玄青,是卢士洛的遗族,恨死魏家人了,自己又没本事,天天在山都周边转悠,到处惹事讹人为生。要不是祁老祖念他可怜,早把他赶走了?!?

      齐休听到是卢家遗族,还真有点不敢面对那个卢玄青,当年自家可是亲身参与,天引山下一战,魏皋和绿袍串通,阴死了不少卢家遗族修士,论起来还真是有点仇。

      转过身,对那老者道声谢,那老者笑道:“我看你面生,是从罗家坊那边来,去黑河参加擂台赛的罢?”

      “正是,正是?!闭馓耸薮褪堑胶诤臃坏?,又是这种时候,自也不难猜,齐休笑着应道。

      “哈哈,你我同路啊……”老者筑基初期修为,似乎想和齐休这筑基中期攀扯上些关系,拱手自报名号:“仙林虢寿,幸会幸会?!?

      “呃……呵呵……”

      齐休心说我忽然变卦跑这一趟干嘛!一路遇到的,都是些令自己尴尬万分的人哪!

      要是现在有灵镜照照,自家脸上肯定是红一块白一块的,但事到如今,无论如何还是要面对,拱手回礼道:“楚秦齐休,久仰,久仰?!?

      仙林前后两任主人相见,这回轮到老者尴尬了,愣了半天,干笑了几声,扯了几句闲话,就告辞别过。

      二阶兽船,就这么点地方,齐休干脆一头钻进自家小屋里,把三位弟子也拘着不让出去,生怕再遇到些有瓜葛的人。

      这种事,哪是躲得掉的,刚下兽船,就看见白慕菡早等在那里,身边站着一位白发老妪,依稀还能认出,是当年老楚秦门里的那位秦师姐。

      齐休一脚踏空,差点栽了个跟头,出好大的糗。

      “我就不该跑这一趟!”

      齐休再次在心里怒吼,没辙,上前见过,那秦师姐猛打眼色,要说悄悄话的样子。齐休只得让白慕菡带着三位弟子先去歇息,自己和她到僻静处说话。

      “哼哼,你和流花宗签了约书,不收留我们这些秦家子弟。又把长房嫡支丢在了仙林,当年我就看出来,你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秦师姐一上来就没好话,齐休听得心头火起,这都四十多年了,这秦师姐还是这么胡搅蛮缠,左山秦氏是自愿留在仙林的,何来自己丢下一说!用筑基威压镇住她,冷冷说道:“你有事就说罢,没得耽误我正事?!?

      “呸,我都这把年纪了,又不怕死,你怎压得服我!”

      秦师姐是豁出去了,喋喋不休的骂,和当年做派一点没变。

      齐休心头一阵烦闷,要是依他刚筑基时候的脾气,拐出坊市就杀了,能省多大的事。

      那秦师姐骂得累了,又没事人一般凑上来,低声说道:“我知你不会收留我们,眼下流花宗那边,我们秦家子弟已有一个天才筑基成功,我们也不想再呆下去了。这不是你离开了仙林了么?我们就想着反正秦家嫡支在那边,我们就去夺了他的山门,到白山过日子,你帮我们这个忙,以后各不相干……”

      一帮子齐云修士,来夺白山修士的山门,那战斗力,能比么?自己就更不会帮手了,齐休翻个白眼,刚想不理走人,终于还是怕秦师姐他们要是真的动手,不但搞得自家身死,以后左山秦氏在仙林也不会好过。

      忍住怒气,规劝道:“我劝你还是熄了心思,眼下山都那边有金丹修士坐镇,不许抢夺山门,你们这种打算,根本没用!”

      秦师姐呆住,喃喃自语几句,许是怕齐休骗她,又去坊市里打听消息去了。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婆子,在坊市里四处拉人问,就跟魔怔了一样。

      齐休摇摇头,不想参合到这事里面,一路到住处找白慕菡等人。

      自然不会再去住老街的旅店,那边已是桢林客栈了,生意十分红火,白慕菡一提到这事,就要骂齐休。没办法,齐休也只好任她骂。

      明天才是散修初选,没几位弟子什么事,熊黛儿吵着要逛街,齐休这一路碰到些人,都很是闹心,于是不想陪她逛。

      “上次陪敏娘去离火城玩了那么久,玥儿还跟我说,说以前你陪她们娘俩去连水城玩过两回,你……你连黑河坊都不肯陪我逛!”

      熊黛儿立刻就哭了,眼泪哗哗的,一副受气小妾的形色,齐休被吵得脑瓜子生疼,只好哄了又哄,陪她出来。

      刚出旅店门口,迎面就见到桢林门刘家家主,齐休都快昏过去了。

      “哟,这不是齐掌门吗?又是十年不见??!怎么不住到我那里去?那里是你家原来的产业??!我不会收你一枚灵石的房钱的,走走走……”

      刘家家主一叠声让齐休换地方住,他身后跟着几人,都知道些内情,怪模怪样地笑着。

      齐休知道他是故意的,心里的火苗腾腾往上冒,无奈,【明己心】转来转去,终于压平复了,笑着把这鸟人应付走。

      “不收我们灵石,不是很好么?”

      熊黛儿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要不我们就去他那边住算了?!?

      “不逛了!”

      齐休大喝一声,把熊黛儿领回房里,几下剥光了,扑上去好好教训,直到折腾得她哭叫求饶,才算泄了这顿火。

      //www.yz203.com/book/385/457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www.yz203.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yz203.com
  • 停车收费新政首日举报量攀升 2019-06-09
  • 【奥吉通丰瑞车型报价】奥吉通丰瑞4S店车型价格 2019-06-09
  • “黑洞”边缘的冥思者 2019-06-05
  • 这些事实都在打四两如梦的脸[微笑] 2019-06-05
  • 人民日报创刊七十周年:风雨兼程,与党和人民同行 2019-05-31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5-25
  • 中方有力回击!美国多个行业喊痛:“加征关税就是对美国消费者征税” 2019-05-25
  • “网络兼职”涉嫌违法 刷单造假诱导消费属于不正当竞争 2019-05-16
  • 美容养颜 别忘了桃胶皂角米雪耳羹 2019-05-16
  • 芜湖警方回应“路虎烧车案”遇害人曾报警数次:如有失职绝不姑息 2019-05-12
  • 武汉市武昌区:打造“红色业委会”化解纠纷促和谐 2019-05-12
  • 纪念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重温历史动人瞬间 2019-05-05
  • 美联储再度加息 中国货币政策保持独立性   2019-04-29
  • 县名解析:大同阳高县县名来历 2019-04-24
  • 北京:非京牌车要管起来 2019-04-24